Mucha.

混乱邪恶。

阅读提示:灵感源自表情包,一个小小的恐怖故事。

个人觉得点开前不需要做任何心理准备(。・ω・。)ノ♡

很短,希望你们看得开心。暗自祈祷我不会掉粉xx

————————————————————

  今天,我因为在办公桌前久坐去看了医生。

  那是一个小诊所,开车大概需要二十分钟。毕竟,我只是有些腰疼,去大型医院拿个连性取向都是必填的表格再等上至少两小时,实在是不太值得。

  可是当我躺在诊所地板上,全身瘫软而上半身像腐坏的植物茎杆一样无力时,才发现自己刚刚做了这辈子最傻的一件事。

  让我们从头说起。

  小诊所的确方便很多,我交了费后在一旁的绿色塑料靠背椅上等了大约十分钟,就有个护士叫我进去了。我起身敲门,得到许可后拧开门把手走进去。

  一开始没有什么问题,那个灰白头发的医生和我交流了一下病情,他耐心地为我检查,并顺带给出了一些关于正确坐姿与合理拉伸运动的指导。

  这就是我噩梦的开始。

  他耐心地拉开旁边泛白的铁皮抽屉,从那里面拿出一条像是医学模型的脊椎。

  “你看,这是你的脊椎。”

  在那一瞬间,我的后背产生了剧烈的疼痛感,像是被人强行剥离出骨架一般,我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医生依然保持着那副关切的表情,耐心地蹲在我身边,拿着‘我的脊椎’敲了敲第一腰椎。

  “那么,现在开始治疗吧。”

[JayDick无差]Day 01.Donde Estas Yolanda?

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那个'“一天一首歌” 试试拿来练笔好了(...)假装自己有在好好复健

设定大概是恋人未满的时期

——————————

  “Little wing.”Dick在爆炸的掩护下迅速地滑进蝙蝠车,用力关上车门,被气浪掀起的小石头噼里啪啦地打在蝙蝠车上。“你能给我留门我真是太感动了。”他身上带着硝烟的气息,伸腿时把一小片灰尘蹭到蝙蝠车的座位上。

  “听听这声音,老蝙蝠绝对会生气的。”Jason叹口气,踩下油门。蝙蝠车冲破爆炸的气焰,他们随着蝙蝠车的轰鸣把一片狼藉的半废弃码头抛在脑后。 咔哒。Dick打开了收音机,伸手掀下面罩。带着拉丁舞曲风格的音乐开始响起。“Flecharon a mi pecho y de ti me enamore♪”他半眯着眼,哼唱着走调的歌曲。Jason正在心里暗自庆幸他的头罩还有隔音开关时一只蓝黑色调的手伸向了他,灵巧地打开了他的头罩。恰恰风格的西班牙语歌开始支配起Jason的听觉神经。

   “该死的,把那个还我。”Dick现在还变本加厉地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蝴蝶刀,开始用Jason的头罩敲着节拍,循环起一些奇怪的“Yolanda”之类的恼人片段。

   他们刚刚阻止了一场军火交易,虽然严格说来并不算成功,毕竟那个负责接头的家伙大概是开着车把自己带上了一条名叫疯狂的道路(Driving himself crazy——)并试图把他们一并变成灰烬。不过总的来说结果还是好的,Dick还捞到了一把大马士革纹的蝴蝶刀,似乎对此相当满意。而这离他开始用它敲Jason的宝贝头罩似乎已经过了一段相当漫长的时间了。

  驾驶座上的Jason向天发誓,如果不是不想面对老蝙蝠的指责,他绝对要松开方向盘和他的“亲亲大蓝鸟好哥哥”决一死战。而Dick,他像对待情人般温柔地抱着Jason的红头罩不肯撒手。天知道这个比喻对不对劲,要知道Jason很少看到有人拿蝴蝶刀敲自己伴侣的脑壳。

  在这首歌令人痛苦地循环了四五次之后,他们终于开进了蝙蝠洞。Jason松了口气,准备下车的时候却被Dick有些强硬地拽过去,唇角印上了个湿漉漉的吻。


  “有空去听听这首歌,夜巡愉快。噢还有,永远别放松戒备。”让Jason短路的始作俑者调侃地扔下这句衷心劝告,开门下车抛飞吻关门一气呵成,再犹如穿了赫尔墨斯之靴般在Jason反应过来想要揍他之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

文末分享一段歌词:

Tus ojos me miraron
你的双眼注视着我
Tus labios me besaron
你的嘴唇亲吻着我
Con ese fuego ardiente
如燃烧的火焰一般
La luz de tu mirada
循着你的目光
El fuego de tus labios
你嘴唇点燃的火焰
Flecharon a mi pecho y de ti me enamore
如丘比特之箭射中我的胸口 让我爱上了你

[Brujay] Purple Hood

呃...一个奇怪的脑洞。突然就写出来了(???

没错就是JILAO紫x

弃权声明:雷是属于我的,锅是属于我的,杰森是属于老蝙蝠的。

前情提要:在一次任务里,杰森为了拯救他的那位喋喋不休的好搭档军火库,被女巫光线击中了头罩。

  “杰杰鸟!你没事吧?”抱着杰森头罩大呼小叫的大呼小叫的正是杰森受伤的罪魁祸首,罗伊。“...如果你还不能停止对着我进行高分贝攻击的话,我的耳膜大概会有大问题。”杰森叹口气,把头罩拿过来敲了敲。似乎没有太大问题,但是想起女巫逃走前不怀好意的表情,他决定还是检查一下。

   罗伊从工作台前抬起头。他稍微咨询了几位“魔术大师”。“杰杰鸟,我有一个好消息,也有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杰森瞪他一眼。像是没感受到来自红头罩的凌厉视线,罗伊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好消息是,我不用忍受你可怕的审美了。坏消息是,你可能得换个新的头罩。你的小可爱中了一点魔法,不致命,但是‘致命’。简单点来说,这个头罩会在遇见特定的人的时候变色。”杰森拿过他的头罩。“变色?”罗伊耸耸肩。“我也搞不清会有发生什么,但不建议你尝试。”

  杰森哼了一声。他暂时不想再找个新头罩,而变色——只要不是比迪克还要娘唧唧的粉色他大概都没问题?

  “那就暂时先这样吧。”

————三天后的哥谭————

啧。杰森烦躁地盯着港口上正在交易的家伙们。老蝙蝠现在大概已经知道他在这里了,如果不能速战速决他大概会受到一些不必要的盘(关)问(心)。

  “杰森。”一只黑乎乎的蝙蝠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边。“操——你能别吓人吗?”被点名的人压低了声音,有些气急败坏地瞪了旁边的蝙蝠一眼。“等我解决完他们再跟你解释。”

  蝙蝠装下的布鲁斯愣了愣。“杰森...”他的口气难得出现了一丝犹豫。“不是说了我等下会跟你解释吗?”杰森的语气带着不满。“不,杰森...你的头罩......”头罩怎么了?杰森带着疑惑摸了摸。很好,没有变形,没有奇怪的寄生生物,那还有什么问题?“它变紫了。”布鲁斯下定了决心,从万能腰带里拿出一面小镜子。

?!

杰森对着镜子呆了一秒。他的头罩如他所愿没有变成粉色,可是却变成了紫色。是的,紫罗兰的紫,紫丁香的紫。杰森心里唱着哈利路亚举起了枪后悔自己怎么没一枪把那个该死的女人崩了。“......这是新造型。”尽管理由相当牵强,杰森还是生硬地解释了一下。而布鲁斯也相当给面子的没有追问下去。

  等杰森处理完事情后,他发现老蝙蝠已经走掉了,同时发现的还有手机里的讯息:科勒仓库那边有些小骚动,我去看一下。

  带着侥幸的心理,杰森赶回了自己的公寓。在他下车的时候,发现头罩又变回了它原本的标志红。

  这可真是够诡异的。杰森心想。

  更诡异的是第二天早上他收到了布鲁斯发来的资料,以及晚餐邀请。“我相信你看过资料后会来赴约的。——B”别开玩笑了,他才不会去呢。这么想着杰森点开了资料。

  杰森在电脑前面色凝重地站了一刻钟。他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罗伊,我今晚有点事。可能不会回来,你别把安全屋给炸了。”

————————————————

附带资料:丘比特之箭

使用者:雅尔塔教会成员

物品/技能:射线

效果:受害者被射线击中后,随身物品会在遇见喜欢的人并交谈时变成最接近两位交谈者内心的颜色。教会成员称其为“丘比特的眷顾”。注:将会变色的随身物品摧毁后该诅咒会随机转移至另一物品上。

危害性:对人体无直接物理伤害。但不可解除,对■■■■先生和女士的婚姻曾造成不可挽回的毁灭性打击。

  

[Brujay] 最佳和解方式

▪ 对付傲娇怎么办?

▪ 吻晕他呗

——————

就是想写个自然而然的吻而已 然而前面写得像小学生日记一样弱智,简直流水账...我就不走心地写写,你们也随便看看就好(躺倒

——————

  Bruce苦恼地揉了揉眉心。他瘫在蝙蝠椅上,重重地、深深地叹了口气。这次需要蝙蝠侠操心的倒不是阿卡姆里的罪犯们,而是他的前任罗宾,现在的红头罩——Jason Todd。

  “怎么?还在为小翅膀的事情发愁?”Dick没心没肺地喝着罐装可乐晃了过去。“他还是不愿意回来吃饭的话,考虑一下直接吻晕了绑回家吧。”Dick调侃道。

  “Dick。”Bruce有些无奈。

  被点名的大蓝鸟笑嘻嘻地举起手,做出投降的动作。“不过,说真的。”Dick换上认真的表情。“如果想让Jason回家的话,直接一点就好。”

  “...知道了。”Bruce摆了摆手。“Alfred做了小甜饼,你可以上去拿点。”

  Dick把喝掉的可乐罐子顺手一放就跑上去了。

————————————————————

  “Hello,bed。”Jason把背包往椅子上一放,头罩都没摘就直接倒在了床上,甚至都没有在意衣服上的灰尘把床弄得一团糟。

  “今天很累?”

  还没等他喘上一口气,阴影处传来的声音就把Jason吓得从床上连滚带爬地坐起来。

  “操...老蝙蝠...你别吓人行不行。”Jason坐在床沿抬头看着靠在墙角的黑漆漆一团,又‘扑通’一声躺了回去。“坐吧。别回去跟阿福说我待客不周。”

  Bruce看着床上毫无防备的Jason,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他上次看到这样的Jason似乎是很久以前了。让他想想...大概是上次Jason感冒还要坚持出去夜巡的时候?那次他陪着Jason对着电视机看了《傲慢与偏见》,而后者在看到一半的时候靠着他睡着了,没记错的话还抱着他的爆米花碗。

  沉默伴随着Jason浅浅的呼吸声令人安心地盘桓在安全屋之间。

  Bruce舔了舔嘴唇。“Jason——”

  躺在床上的人举起一只手制止了Bruce的欲言又止。“我知道,你想让我回去,是不是?”Jason转过头来,趴着看Bruce。“如果我说不呢?”

  Bruce走近了一些,坐在床沿边上。“我觉得Dick说的有一定道理。或许我该试试。”

  Jason嗤之以鼻。“那个混蛋能想出什么好主意。”他还没意识到Bruce和他的距离早就超出了平时他自己划定的‘老蝙蝠警戒距离’。

  “说不定呢。”

  带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拿下了红色的头罩。它被轻轻地放在一边。Jason的肌肉有那么一瞬间的紧绷,但很快又放松了下来。

  “你知道你没法说服我..”Jason的声音听起来气势并不是很足。

  “嘘——”Bruce弯下腰。

  这个吻发生的是如此顺理成章,以至于Jason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Bruce压在床上了。他头昏脑胀,试图从老蝙蝠手里夺回一点主动权,却被反压回去。

  这个吻结束的时候他们两个面面相觑。

  “所以...”Jason移开了目光。

  Bruce在Jason的脸颊上又补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我一直给你留着位置。”他理了理Jason因为枕头有些乱糟糟的头发,起身离开了。

  安全屋里留下的唯一痕迹就是Jason唇上和脸颊上两个并不那么真切的吻。

————————————————————

后记:

阿福专门准备的小甜饼被一只小胖鸟吃光了。

  

[Jaydick] Because you live

如果可以的话找我玩嘛!!!∪・ω・∪回复我鼓励一下 然后我就会有多多产出x

这篇是听着Jesse的Because you live写出来的 写完之后感觉傻白甜只占了前两个字(.

大概就是Dick窝在Jason怀里故意看Jason不喜欢的电影,然后趁着Jason睡着时试图偷亲他。(Jason当然知道啦)

“嘿,电影之夜。”Dick晃了晃他在书房找出来的碟片,满怀期待地看向Jason。Jason好像看到了Dick身后摇来摇去的小狗尾巴,他希望这是错觉一类的。“今天我好不容易才抢到休息室的,你难道不想念那张沙发?我让Alfred做了华夫饼。”他从橱柜里拿出一罐洋槐蜂蜜。

“听你的。”Jason耸耸肩,像只八爪鱼一样摊在沙发上。Dick蹲在电视机面前打开影碟机,把碟片放进去。Jason看着Dick把蜂蜜随手放在了影碟机上,心里有些无奈。Dick永远也学不会井井有条。“嘿,那是我们标准不同嘛,小翅膀。”Jason挑起一边眉毛,看着一边哼着歌往华夫饼上倒蜂蜜一边抗议的Dick。“难道我说出来了?”而后者无辜地耸耸肩,“我太了解你啦,小翅膀。你肯定在心里谴责我糟糕的生活习惯。”

Jason看着Dick拿着一盘华夫饼逼近他。“我很伤心啊,小翅膀...我邀请你看电影,你却在意起蜂蜜的摆放位置?”Dick佯装委屈地向Jason索吻,后者接过华夫饼借着盘子挡开凑上来的大蓝鸟。“乖乖看电影。”

索吻被拒的大蓝鸟不情愿地粘到Jason怀里,找了个位置窝好。“唉,小翅膀大了就不听话了。”他带点惋惜地感叹着,拿起一块沾满蜂蜜的华夫饼。

“你叫我用力的时候我不是挺听话的?”Jason恶劣地揉了把蓝鸟的屁股,心满意足地看着脸皮其实有点薄的Dick乖乖地吃起了他的华夫饼。

电影开场的时候Jason就开始有点后悔。

鸟人?真的?Dick明知道Jason看不来这种节奏缓慢催人入眠的电影。“哦...”Jason用手捂着脸,痛苦地呻吟着。“Dick...你故意的,是不是?”他怀里的大蓝鸟咬着华夫饼一脸无辜地抬头。“怎么了,小翅膀?”Dick有些含糊地哼哼了几句。

“没事,继续吃你的。”Jason在心里叹口气,也拿起了一块华夫饼。或许没那么糟糕呢,他想。

半个小时后Jason的眼皮就开始打架了。而战况相当激烈一一就好像Jason平时跟Damian那个小恶魔打架一样激烈。

“嘿,小翅膀,你是不是要睡着啦。”不知为何,Jason从Dick的声音里听出了几分期待。“差不多...如果它再按这个节奏播下去的话。”Jason迷迷糊糊地揉乱了Dick的头发,打了个哈欠。“而且...我总感觉你是故意的。”

Dick没吭声,又往他怀里缩了缩。

一一一十分钟后一一一

“嘿..小翅膀。”Dick轻声地询问。“你睡着了吗?”Jason没有回答。

Dick小心翼翼地拉开搂在他腰上的手臂,从Jason的怀里钻出来。他咽了口口水,像拿着捕虫网兜接近一只精妙绝伦的亚马逊大闪蝶一样靠近Jason。Jason的睫毛睡着呼吸颤动着,像扑闪的蝴蝶翅膀。

然后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到了Jason的唇角。Dick震惊于Jason仍处于睡眠状态,而忽略了后者小弧度扬起的嘴角。

“哇哦...这电影还真有效。”Dick小声地感叹,他拉开与Jason的距离,戳了戳Jason的脸。

下一秒他就被拉进了Jason的怀里。

“小..小翅膀。”Dick有些惊惶地抬头偷瞄Jason。“怎么,喜欢我温柔一点?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嘛,何必趁我睡觉的时候偷亲我?”Dick的脸有些发烫。

“我..我只是...你比较喜欢..”Dick欲言又止。哦。Jason知道他想说什么。考虑到他们还暂时没有把这段关系告诉他们的“大家长”,他们接吻的次数不多,而且多半是在两人独处的时候。总之,种种因素加起来,使得Jason的吻总带着侵略性。事实上,Jason自己也知道。不过Jason总担心下一秒就会失去他一一比爆米花上的焦糖还要美好的大蓝鸟。

Jason有些愧疚,毕竟...确实是他没有照顾到Dick的感受来着。蓝鸟在对待感情方面总是细腻而柔软的。在他怀里的Dick还在试图努力组织语言试图解释,Jason安抚性地摸着Dick的脖子。“凑过来点。”他说。“啊?哦...好的。”Dick犹豫着靠近了点。

“嗯。再靠过来点。”Dick照着做了,而他得到的是来自小翅膀的一个轻柔的吻。

“哦...这...”Dick感觉自己的舌头绕了个结,平时的伶牙俐齿好像全都随着刚才的吻消失了。“要是喜欢就告诉我。”Jason拍拍Dick屁股。“好了,下去吧,你把我的腿压麻了,迪基鸟。”

Dick心满意足地从Jason身上下去拿华夫饼。

Jason吹了声口哨。“一个吻就满足了?看完电影我们来做做睡前运动?”Dick的身影停顿了一下。“咳...其实我也不是很想看电影。要不我们跳过这一步?”

“好主意。”

接着就拉灯了嘿嘿嘿(被打

[Sladin]奶油草莓

辛辛苦苦飙个小破三轮,没想到图太长,看不了..lof还不让我多图发布,哭晕😖你们点进去链接看吧..腿肉,没什么好吃的,仍然是犯罪

不要报警

https://www.zine.la/article/a418d93e0afc11e6b77c52540d79d783/

[Sladin]关于敌对与恋爱这点琐事

开了学之后就变成了一条...咸鱼...请原谅我最近啥都没写(痛哭流涕

看完Teen Titans的产物...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啦,大概就是秘密恋爱的老男人和小朋友打算重温一下他们的敌对关系..

▪ 去年十一月的时候有一点粮,你们饿的话可以去吃x

▪ 有着飙车的心但打不着火。

▪ 这里的Dick大概十五岁左右...是犯罪,慎入。

Slade没料到少年泰坦这么快就会到这儿来找他们的小领袖。

“罗宾失踪了。”少年泰坦们向他投去一个怀疑的眼神,Slade毫不怀疑下一秒他们就能打起来。

他叹口气,调整了一下坐姿。“这是你们自己的问题,我可不觉得他会来找我。”Slade撒谎了。现在他的小罗宾正被绑在床上,蒙着眼,大概在诅咒他?Slade笑了笑,麻药的效果已经过去了。

他的。

Slade回味了一下这个音在他舌尖上带来的满足感。“好吧,我可不知道罗宾在哪儿,我最近有点忙,没空去骚扰他。”他耸耸肩,表示自己不知道罗宾在哪儿。“或许,你们应该去找那只黑漆漆的蝙蝠问问。说不定他有什么要紧事,比如突然急需一个小助手抚慰他孤独的心灵一类的。”

“我们会盯着你的。”Cyborg伸手拦住了焦躁的Starfire,调出了自己的显示屏。“或许我们的确应该去问问蝙蝠侠。”

Dick现在正躺在床上。确切地说,这是张相当熟悉的床,残留着Slade的气息。他扯了扯手铐。该死的,Slade这次没有留下让他想好借口的时间,而是直接把他药晕过去带到这里来。泰坦们现在应该已经发现他们的小队长不见了。

铁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Slade。

“现在是什么情况,huh?”Dick有些不耐烦地把头转向声源处,真是贴心,Slade还给他准备了枕头。这可不像一个囚犯该有的待遇。Dick想提醒他,但还是没说出来。

“我这儿有几个问题,你要是能答出来,我就给你解开手铐。”Slade拿着一叠纸,随手从旁边拉了张椅子。

“哈,你说得还真是轻松。”Dick干巴巴地反驳。他的衣服被换过了,现在身上的大概是棉质的T恤,没有裤子,当然。Slade能留下他的内裤就已经是意料之外的惊喜了。“让我坐起来。我可不喜欢躺着跟人说话。”他扯了扯手铐。

“真是个麻烦的小家伙,是不是?”Slade起身去调整手铐,现在Dick的手被拷在身后了。

“你想问些什么。”Dick的嘴唇因为有些缺水的缘故,边缘起了薄薄的皮,他用舌头舔了舔,抿起嘴,鼓起脸,跟自己嘴唇上的一小块皮肤作着斗争。

 

真可爱,Slade这么想着。他遵从着自己的欲望,凑近床上的小男孩。“我都能感觉到你的呼吸。变态。”Dick偏开了头。哦,嘴上不诚实,但是Slade发誓他绝对看到Dick泛红的耳尖了。

“好吧,第一个问题。”Slade坐回椅子上,装作没有看到他的小朋友下意识倾身向他靠近的动作。看来似乎不止他一个人想要那个吻。

“有什么特殊性癖吗?”Slade像个文质彬彬的医生翻开了笔记本。

“什...”Dick膛目结舌,他现在绝对脸红了。“这可跟说好的可不太一样,老变态。”他不安地摸了摸手铐。“还有,回答是没有。”

Slade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我记得你有。你忘了,上次,就是在浴室里那一次。”他抬眼看了看床上的Dick。

噢。

“快闭嘴..!”Dick的脸噌地一下变红了,那可不是什么好回忆,虽说也不是那么糟糕。“哦...Slade,放开我。”Dick微不可闻地叹息,黑暗和旁边平静的呼吸声让他焦灼起来。

“说出来。然后我就放开你。”Slade摁着笔帽,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像是变相的催促。Dick感觉自己就像个被剥光了推到海盗船木板上的人,下面有鲨鱼,后面有钩子手一类的...他不知道,这感觉很难形容,尤其是在一间只有两个人呼吸声的房间里。

Dick的不安就像是房间里的大象,而后者正不满地甩着鼻子企图引起一些注意。

他们尴尬地僵持着。大概过了十分钟,Dick终于开口了。“好吧,好吧,我看我今天不说你就不会放我走了。”

他就像面对着熔岩巧克力的一颗棉花糖,准备献身在褐色的岩浆中,让自己融化在里面,变得更加甜美。Slade在笔记本上这么写道。

“我...我喜欢....”这实在是太难以启齿,Dick郁闷地靠在床板上。“你就不能放过我,老家伙?我不想说。”

“就这一个问题。耐心点,当个好孩子。”Slade安抚性地给了小男孩一个吻,拇指摩挲着他的脸颊。

Dick被Slade的吻弄得晕乎乎的,他不由自主地向Slade靠得更近,后者的手不老实地下滑搂住他的腰。“说出来。”Slade在接吻的间隙模模糊糊地下达指令。“唔...我...我喜欢被你..”Dick鬼使神差的渴望着他的触碰。“很好,继续。”Slade像捏小狗一样捏了捏Dick的后颈,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就像那条伊甸园里的蛇,正诱惑着夏娃吃下苹果。“被你...操到射..”最后一句的声音简直微不可闻。

Dick感觉自己的脸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红过,他试着转移话题。“所以...你都问你敌人这些问题吗。”他刻意低下头避开了与Slade的视线接触。“我要回去了。”他鼓起脸,嘟囔了一句。“而且我还没想好关于我突然消失的理由。Bruce现在肯定知道了。”

“哦,就说被我绑架了,又逃出来之类的不就好了。这又不是第一次了。”Slade耸耸肩,拿起旁边的一个U盘。“这里面有些无关紧要的资料,你可以拿回去交差。考虑到你一会儿还得面临着朋友们和大家长的关心,你喜欢的事我们就留到下次再做吧。”他揉了揉Dick的头发,把钥匙放在他的手里。“我相信你能自己解开的,我也相信你能找到一条合适的裤子。既然你害羞的话,我就先走了。”Slade走出去,顺手带上了房门。

Dick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才犹豫着解开眼睛上的布条。Slade确实走了。他拿起床边的裤子套上,拉开了窗户。

下次他再也不要答应Slade任何要求了。

Slade无奈地表示,他家小男孩每次都会这么说。

一点Jaydick

期末考复习成懵逼...搞点小短文娱乐自己[.

什么已经2016了 那么Truth or Dare等今年圣诞节再写吧(并不

8.肩膀

Dick靠着Jason的肩膀睡着了。这几天他确实很累,Bruce公司有一大堆事情,于是他从布鲁德海文回来帮Bruce。

今晚Dick只是路过他的安全屋。大概本来是想打个招呼吧...没想到看着看着电视就这样睡着了。

Jason没叫醒看起来睡得很香的Dick。

第二天他感觉自己的手臂像是离家出走了。Damn,幸好自己不是个靠胳膊吃饭的弓箭手,Jason这样想。(但你忘了你使枪啊,Jason)

Jason决定向刚睡醒还揉着眼睛的大蓝鸟索取一点报酬。于是他凑近蓝鸟打算偷袭......

“靠!”Jason在摔下沙发时忍不住爆了个粗。他突然想起来,近身肉搏他是永远打不过自己大哥的。

“小翅膀~你这么迫不及待啊?”Dick笑嘻嘻地站起来向Jason伸出手。“看在你被我(啧...Dick绝对是故意的,Jason想。)睡了一晚上的份上给你点奖励。”

Dick所谓的奖励是个大腿杀。Jason也说不清究竟是好是坏。

不过当Dick用他那该死的屁股隔着薄薄的睡裤蹭着他小兄弟的时候,Jason心想这条手臂真是麻得值。

15.深情呼唤你名字的声音*Dick也会害怕失去

Dick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很长。

在梦里,有Alfred,Bruce,Tim,Damian......唯独缺了一个人。他们一家人面带笑容举起香槟杯,Dick却感到不安。他的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什么。那个名字像一块大石般压在他的心口,让他无法呼吸。Jason,Jason Todd。他颤抖地呼出一口气。

“唔...”Dick不安地抓紧床单在床上扭动。他的动作弄醒了旁边的Jason。

“Dickie Bird,醒醒,Dickie Bird。”Jason无奈地挠挠头,试图叫醒Dick。现在虽然是半夜,但他并不打算抱怨什么。Dick有时会被负面情绪淹没,这是个Jason才知道的小秘密。他们的大哥要担心的太多,布鲁德海文、哥谭,以及算不上和睦的家庭关系。这个家是个支离破碎的整体。

“小翅膀...”Dick揉揉眼睛,半梦半醒地往Jason怀里钻。“我梦见你...”他的声音有些委屈。

“Dick?”Jason的声音确实可以相当温柔,尤其是叫着Dick的名字时。他轻轻吻着Dick的额头。“那只是个噩梦。我在,我一直都在。”他知道Dick在担心什么。

Dick喜欢一家人在一起。

他叹口气,揉揉Dick的头发。“别胡思乱想了,明天回去的时候告诉Alfred多准备一份晚餐。”Dick意外地睁大眼。“哇哦。你是在说...?”Jason搂住Dick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与锁骨相接处。“现在睡觉。你把我的安全屋弄得乱七八糟,我明天还得起来收拾。”

“是谁要坚持在桌子上做的。”Dick不满地抗议。


20.最拿手的菜是你的最爱

Bruce坚持给Alfred放了个假。

韦恩庄园所有能吃的食物都消耗殆尽了。

Alfred还没回来。

大家惊讶地发现Jason会做饭,还做得挺好吃。

这之后又过了几天。

大家一。点。儿。也。不。意。外。地发现Jason做的菜都是Dick爱吃的。

这很偏心好吗!!!大家抗议道。

抗议被新鲜出炉的苹果派堵上了。

【更新】Truth or Dare

嗯...新年最后一天写出来的其实我说我没写完你们信吗(走开

总之大家新年快乐!前面有点点小改动嘿嘿,不过也可以直接跳过看后面...(*´ω`*)觉得Bruce留下陪小鸟们的话小鸟们就不好意思继续玩羞耻play啦所以让B爸去睡觉咳咳~宝宝鸟和大米的部分(虽然还没写)会有点黄..看看能不能期末之前肝出来x

平安夜。

“宝宝鸟,过去点。你挤到我了。”Jason皱眉,往粘人的大蓝鸟那里挪了挪。在他靠近Dick的时候,毫不意外地,一只手臂横着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Tim现在可没空理Jason。他正忙着提防那个小恶魔,毕竟刚刚他专心于蛋酒的时候差点从沙发上被挤下来。其实“挤”这个词还算比较温柔了,事实上刚刚发生的比“挤”可暴力多了。

“小翅膀...把蛋酒给我...”骚扰着Jason的Dick没得到令他满意的回应,索性像只树袋熊一样直接扒在了Jason的身上,“你是不是偷偷喝掉了我的蛋酒?”他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呼吸里还带着甜甜的蛋酒香气。

“你不能再喝了。”Jason正无奈地试图把这只大型的树袋熊从自己身上弄下来。见鬼一一Jason倒抽一口气。Dick这只蠢鸟的膝盖还不自知的蹭过了Jason的小兄弟。

“该死!别碰我!”沙发另一边的Tim咬牙切齿的咒骂起来。“Tt,我要是可以的话早离你远远的了!从沙发上下去!”“是谁非要挤过来的!”“这沙发是我的!”

“我好无聊啊...小翅膀?”Jason能感觉到Dick都要,不,是已经凑到自己的脸上了。Jason被旁边那两个快要打起来的小兔崽子吵得脑仁疼,现在蓝鸟还不知道要图个什么,一个劲儿地往他身上贴。

“给自己找点事干,格雷森!这还有未成年人,我可不想看你们在沙发上做那事儿!”Damian不耐烦地回了一句,他正忙着把小红从沙发上给弄下去。很明显,Dick和Jason的举动干扰到了他。

谢天谢地,听到Damian的话后Dick终于不往Jason身上贴了。他忽地一下站起来,下一秒又因为没站稳跌回了沙发上。“我...我想到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试图重新扒上Jason。

Jason这次都没打算阻止他了。

“Truth or dare?”Dick笑嘻嘻地提议,同时伸出手在Tim和Damian之间晃了晃。

“哈,Drake,像你这种秘密一大堆的胆小鬼,我敢打赌你绝对不会玩。”Damian开始挑衅Tim。Jason心想他今晚是逃不过这劫了。

“是你不敢吧,小鬼?”Tim回敬了一句。

“别叫我小鬼。”Damian看向Dick。“不是要玩吗,快点。不然我就回去睡觉了。”他说这话的同时使劲儿拧了一把Tim的手臂,换来他嘶嘶的抽气声。

“这是暴力行径!”Tim抗议。

Dick身先士卒地抱着枕头直接滚下了沙发躺在地毯上。Jason摇了摇头,靠着沙发坐在地上。Tim和Damian正忙着互掐。

现在战场转移到了软绵绵的地毯上。

“好...既然大家都应该知道规则,那就直接开始?”Dick抱着枕头坐在地毯上。Jason叹了口气。

    第一回合

“操,怎么第一回就是我。”Jason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有人把他爱吃的那家面包店里的面包全买光了一样。“真心话。”

“哦!我来我来!”Dick举起手。“小翅膀你夜巡的时候踩塌过房顶吗?”

“...这什么破问题,没有。”Jason似乎突然像是对地毯的织法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回答时避开了眼神接触,转而去盯着地毯。

“小翅膀一一”Dick拖长了尾音。

“是老蝙蝠没估计好那个破烂屋顶的承重能力好吗!那次我差点就没反应过来摔个半身不遂!”Jason抬高了音量。

“Todd!不准那样说我父亲!”

“继续继续。”Jason叹气,同时默默回忆老蝙蝠藏酒的地方。开玩笑,他现在可没空跟这个小屁孩计较。他得把自己灌到一觉睡醒就失忆那种程度才有胆量继续坐在这里。

第二回合

“Well...大冒险?”Dick耸耸肩,抱着枕头仰面倒在了地板上。

 

“跳个脱衣舞。”Jason不怀好意地提议。

Dick眯着眼。“我如果真的跳的话你会嫉妒得杀了在场除了你和我之外的其他人的~”

“恶。你们还能更肉麻点吗?”说这话的是Damian。“格雷森才不会怕大冒险呢,你们也不动脑子想想。”坏心眼的红罗宾看了眼地毯上的大蓝鸟,伸手推了推。“起来,给我们来个蝙蝠侠模仿秀。”

“哇哦...”Dick眯起眼,想了想。“我记得Bruce在书房里放了套蝙蝠装。这或许是个好提议?”

Tim安静地在旁边拿着录像机。他已经盘算好了要用这些录像稍微“敲诈”一下他的长兄。当然...这或许也会成为他的私人藏品之一?

“Tt,你们要是敢这么做就死定了。”Damian扭过头,他有些不情愿,不过却没加阻拦。Well,大家都知道,这就是默许的意思了。

“Damian~你太贴心了~”Dick搂住Damian在他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蓝鸟,非礼未成年人可是要进监狱的。”Jason吹了声口哨。

“Tt,你能别这么恶心吗,陶德?”看起来下一秒Damian就又要和Jason打起来了。Tim在一旁吃着曲奇幸灾乐祸地准备看热闹。

“谁再给我来瓶蛋酒?”发现大家似乎没怎么注意他,Dick小声地嘟囔了一句。Damian很好心地递给了他一杯果汁。

Dick喝了口果汁,坐起来。“好吧,现在,谁要看蝙蝠侠模仿秀?”他挤挤眼,做了个嘘声的手势,扶着沙发站起来。他走到书柜前,拿出一本《瓦尔登湖》,看着书柜旋转了个一百八十度。

玻璃柜里的那套蝙蝠装安静地待在它该在的地方。

“嗯...”Dick摸上旁边的手纹解锁器,满意地看着玻璃柜降下。他一边伸手拽着两个小耳朵把蝙蝠面罩拿下来,还不忘解释上一句,“Bruce上次打赌输给我了所以...我的权限现在比你们高一点点哦~”

一一一一一一分界线一一一一一一

“咳咳。”装备齐全的Dick咳嗽了两声,很没形象的提了提裤子。没办法,Bruce可是比他高了不少的,蝙蝠装在他身上就像一件不合身的特卖场大码衣服。

他拉起披风,挡住自己的半张脸,压低了声音。“我知道你们口袋里有多少礼物...它们都逃不过我的眼睛!Because..I'm Batman!”

“哇哦。真像。”Jason挑起一边眉毛,带头鼓起了掌。“再来一遍~”Tim一边附和着Jason一边掏出摄像机录像。Dick清醒的时候看到这个绝对会后悔到死。

Dick清清嗓子,重新用披风挡住自己。“Because I'm....”

“Batman。”Bruce好气又好笑地倚在门框上接了一句。“怎么?最高权限就是用来做这个的?是不是我最近太纵容你们了?”

Dick像个被抓到偷吃糖果的小孩一样愣在原地,然后战战兢兢的转过身。另外几只小鸟也战战兢兢地屏住呼吸。他们都听到了,Bruce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Bruce...?”Dick眨眨眼,不安地捏着披风,试图想解释些什么。

“放松些,Dick,我又不会咬你。”Bruce看着他年龄最大心性却最小的孩子,叹口气,“小心点,你对这套衣服不太熟悉,别弄伤自己。”

Dick傻乎乎地点了点头,答应了一声。大家都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哦对了,还有...”Bruce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刚放松下来又立刻正襟危坐(当然如果那也算得上的话)的小鸟们,“圣诞之后可没这种特权了。要是让我再发现...”

Dick下意识迈出一步想让Bruce留下陪他们一起,然后准确无误地踩上了脚边的披风,摔倒了。

“Well,至少现在我们都知道你不给夜翼装加披风的另一个理由了。”Bruce笑着拿起蛋酒,“我就不打扰你们了,Kiddos,好好享受这个圣诞夜。”

Dick郁闷地抬起头。“Bruce!别揭我短行吗!不是说好了不提这件事...”但他微弱的抗议已经淹没在他兄弟们的嘲笑声里了。

Truth or Dare

其实没写完...也没修,但是最近换的新手机不太会用(捂脸)所以先发上来存一下...咳咳最近有点忙~٩(๑òωó๑)۶可能会偷个懒,过完圣诞节再继续写~然后其实男友力三十题我也在继续写所以请不要抽打我orz

平安夜。

Well...即使是韦恩家也总有家人团聚的时候不是吗?

“宝宝鸟,过去点。你挤到我了。”Jason皱眉,往粘人的大蓝鸟那边挪了挪。在他靠近Dick的时候,毫不意外地,一只手臂横着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Tim现在可没空理Jason。他正忙着提防那个小恶魔,毕竟刚刚他专心于蛋酒的时候差点从沙发上被挤下来。其实“挤”这个词还算比较温柔了,事实上刚刚发生的比这个字可暴力多了。

“小翅膀...把蛋酒给我...”没得到满意的回应,Dick索性像只树袋熊一样扒在了Jason的身上,“我们的蛋酒没了吗?”他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呼吸里还带着甜甜的蛋酒香气。

“有。但是你不能再喝了。”Jason正无奈地试图把这只大型的树袋熊从自己身上弄下来。见鬼一一Jason倒抽一口气。Dick这只蠢鸟还不自知的蹭过了Jason的小兄弟。

“该死!别碰我!”沙发另一边的Tim咬牙切齿的咒骂起来。“Tt,我要是可以的话早离你远远的了!从沙发上下去!”“是谁非要挤过来的!”“我乐意!”

“我好无聊啊...小翅膀?”Jason能感觉到Dick都要,不,是已经凑到自己的脸上了。Jason被旁边那两个快要打起来的小兔崽子吵得脑仁疼,现在蓝鸟还不知道要图个什么,一个劲儿地往他身上贴。

“给自己找点事干,格雷森!”Damian不耐烦地回了一句,他正忙着把小红从沙发上给弄下去。

Dick终于不往Jason身上贴了。他忽地一下站起来,下一秒又因为没站稳跌回了沙发上。“我...我想到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试图重新扒上Jason。

Jason这次都没打算阻止他了。

“Truth or dare?”Dick笑嘻嘻地提议,同时伸出手在Tim和Damian之间晃了晃。

“哈,Drake,像你这种秘密一大堆的胆小鬼,我敢打赌你绝对不会玩。”Damian开始挑衅Tim。Jason心想他今晚是逃不过这劫了。

“是你不敢吧,小鬼?”Tim回敬了一句。

“别叫我小鬼。”Damian看向Dick。“不是要玩吗,快点。不然我就回去睡觉了。”他说这话的同时使劲儿拧了一把Tim的手臂,换来他嘶嘶的抽气声。

“嘿!你这个暴力小孩儿!”Tim抗议。

Dick身先士卒地抱着枕头直接滚下了沙发躺在地毯上。Jason摇了摇头,靠着沙发坐在地上。Tim和Damian正忙着互掐。

现在战场转移到了软绵绵的地毯上。

“好...既然大家都应该知道规则了,那就开始?”Dick抱着枕头坐在地毯上。

    第一回合

“操,怎么第一回就是我。”Jason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有人把他爱吃的那家面包店里的面包全买光了一样。“真心话。”

“哦!我来我来!”Dick举起手。“小翅膀你夜巡的时候踩塌过房顶吗?”

“...这什么破问题,没有。”Jason似乎突然像是对地毯的织法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回答时避开了眼神接触,转而去研究起那块可怜的地毯。

“小翅膀一一”Dick拖长了尾音。

“那块地毯都要被你盯得害羞了。”Tim在一旁补上了一句。

“是老蝙蝠没估计好那个破烂屋顶的承重能力好吗!那次我差点就没反应过来摔个半身不遂!”Jason抬高了音量。那可不是他体重的问题。

“Todd!不准那样说我父亲!”

“继续继续。”Jason叹气,同时默默回忆老蝙蝠藏酒的地方。他现在可没心情跟这个小屁孩计较。他得努力把自己灌到一觉睡醒就发现自己失忆那种程度才有胆量继续坐在这里陪一群喝得傻乎乎的小鸟玩真心话大冒险。